明星吸烟垮掉简史

浏览量:27 次



前两周人们还在感叹唱着原创歌曲的王源弟弟长大了,今天就被媒体曝光的“王源聚餐吸烟画面”当头暴击:的确是长大了。


图源:搜狐娱乐


作为被人们眼看着长大的小偶像,即便在路人心中,王源也一直以气质清爽单纯的小男生形象著称。冷不丁让人发现他其实会抽烟、还抽得挺社会,这强烈的反差一时让人措手不及。


当然,最核心的问题还是这一举动违反了《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



在北京控烟协会发声盖章之后不久,王源也诚恳道歉,表示将承担责任、接受处罚,反思自己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



粉丝们更是苦口婆心,一边欣慰他知错就改,一边教导他吸烟对身体不好,真的像老母亲一样操碎了心。



尽管明星也是人,在不影响他人、不违反法规的情况下吸烟也只是一种个人选择。但当这件事被展示在公众的眼前时,却很容易说小也小、说大也大了。




这些年被揪到吸烟的明星,其实也不少。


比如陈晓曾经被爆料在陈妍希生产后住的月子中心病房内抽烟,甚至连隔壁房间都能闻到烟味儿。劝阻一次还再犯后,这件事被月子中心其他人忍无可忍地曝光了,最后还是以陈妍希方经纪人表示已经道过歉、且没再犯而告终。



室内吸烟影响他人的行为当然是不可取的,不过舆论的批评声不止于此。


这几年,几乎每个被拍到吸烟的明星都会经历一波负面的风评,无论室内室外,无论男女。


要是还伴随着随地乱扔烟头等不文明行为,更是“罪加一等”。


图源:名侦探赵五儿


或许是因为在长久的科普和社会观念影响下,在大众眼中,吸烟是一件既有损健康、也常和一些不良行为挂钩的事。


尽管明星私下吸烟并不能和ta的职业表现、人品道德挂钩,被偷拍也有些无辜,但他们不为人知的真实样子和平常拼命营造的五讲四美好青年形象有所不符,难免会引起舆论的反感。


除非像郑爽似的,早就走了叛逆少女路线,那走在街头漫不经心吸烟的样子可能还会和大众对她的印象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当然,那些对明星吸烟行为的猛烈炮轰,也不排除有人是乐于见到自己本就不喜欢的明星终于被抓住道德上的把柄,幸灾乐祸地踩上一脚。


不过大环境的逐渐变化,也不能被忽视——舆论的整体氛围,就是对吸烟本身变得愈发消极和负面的。


肉眼可见的变化是,我国对于公共场合的吸烟管控越来越严,多个城市拟将电子烟也纳入公共场所禁烟范围;


社会上出现过“普通人劝阻电梯内吸烟反被打”的新闻,曾引起强烈的争议和社会情绪;


掌握着互联网话语权的一代人逐渐发现,歌里唱的“手指间淡淡烟草味道”其实一点都不好闻……


在这种趋势下,一举一动都会被关注、被解读的明星们,哪怕是站在空无一人的山头抽自己的烟,被发现了也很难全身而退。




但回想更早之前,网络上对于吸烟人群远远还没有这么严苛。


许多人应该还有印象,曾经流行的鸡汤文明明是爱鼓吹吸烟的男人多么有魅力、有味道,吸烟的女人神秘又迷人,把吸烟包装成一种能帮助打造独特气质的事情



这种现象大概和影视作品中对吸烟形象的塑造,是相辅相成的。


在许多经典影视作品中,吸烟是非常有利于营造氛围的手段。那些虚构却动人的故事中,男人的野性不羁,女人的万种风情,都在烟雾缭绕的氛围中被深深定格在观众的脑海里。


在有些电影中,吸烟还是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因素,甚至成了日后人们热衷于模仿的经典场景。



影视作品的处理一定程度上赋予了吸烟这件事美学意义,弱化了它有害身体健康、在公共场合也可能影响他人的事实。


它潜移默化引导人吸烟的影响力,并非危言耸听。


2016年,世卫组织报告《无烟电影:从证据到行动》表明,随着对烟草广告的限制日趋严格,电影成为不受限制地向千百万青少年展示吸烟影象的最后渠道之一


2014年美国疾控中心的一份报告也曾指出,如果当前吸烟势头不减,电影吸烟镜头将诱使约600万现有美国儿童吸烟。若把有吸烟镜头的电影定为“限制级”,将能避免100万现有美国儿童日后因吸烟而死亡。


而我国警惕这种现象的年头其实也不短了。


自1993年,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就开始监测热播国产影视剧中出现的烟草镜头,如今还每年评选烟草镜头最多的“脏烟灰缸奖”


《老炮儿》是2015年得主↓


2014年,我国更是颁布“史上最严禁烟令”,规定影视作品中若出现在禁止吸烟场所吸烟、在未成年人面前吸烟等画面,制作单位最高将罚3万元。



在这种大环境下,大众的认知想必也被推着慢慢变化。


尤其是被赋予了社会责任感的明星,不管多么帅气,吸烟的样子却逐渐在舆论场中失去气质滤镜和光环,这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对明星吸烟,从神秘幻想到开始警惕,其实很多国家的影视业都经历了这个变化。


最典型的莫过于好莱坞。


在20世纪,好莱坞电影关于吸烟的经典镜头不胜枚举。



多年之后的研究却发现,1927至1951年间的资料显示,好莱坞电影公司和明星都曾经和烟草公司有过秘密交易——


烟草公司支付报酬给派拉蒙、米高梅等电影公司,或者克拉克·盖博这样的大明星,通过在电影中给烟草打隐性广告,帮助烟草公司促销,还巧妙地在社会中培养吸烟的风气。


等于说,观众被男神叼着雪茄的样子迷得神魂颠倒,殊不知只是烟草商与电影公司在合谋算计大众的钱包和健康。



这个发现也一定程度上说明,在影响大众对烟草的认知这件事上,明星效应的确不可忽视。


因此,美国影视行业从2005年开始减少在适合青少年观看的电影中渲染吸烟场景,或者体现吸烟带来的负面影响。


比如2006年的电影《奇幻人生》中,艾玛·汤普森饰演的角色虽然爱抽烟,但电影同时为她设定了因此总咳嗽的毛病,吸烟也是这个角色并不讨喜的一个特质。



2017年,包括美国儿科学会在内的17家机构在一封致电影行业的公开信上签名。


他们呼吁把出现吸烟镜头的电影定为“限制级”,但专门描绘真实吸烟者的纪录片或传记影片,以及描绘吸烟导致健康受损的电影可以例外。


即便是电影分级制度相对进步的美国,也依然在探索大众传媒究竟该对引导大众正确认识烟草起什么作用。




不过,这中间还有一个有趣的差异。


不难发现,欧美明星走在大街上被拍到嘴里叼根烟挺常见的,吃瓜群众一般也不会对他们私下的吸烟行为报以过多的谴责。



但在如今的中国,情况却很不一样。


这又回到了今天的焦点:不管是今天被围攻的王源,还是那些被拍到在露天室外吸烟也会挨骂的明星,舆论对他们吸烟的情绪不止是批评ta对自己的健康不负责、或者违反相关规定那么简单。


不难发现,人们会对当红流量偶像的吸烟行为更为关注与苛刻。


因为当大家默认吸烟是“最好别做”的行为,那吞云吐雾的偶像便会立刻与他们精心打造的乖仔形象产生差距。


有人嘲他们人设翻车,有人叹息偶像失格,总之是难以接受偶像本该作为一件被完美包装的商品,其实也有缺口。


在如今这个对私德公德的监督都格外强烈的环境里,明星们不论是为了自己的公共形象还是身体健康,至少谨言慎行是最佳的选择。



这些针对明星的抨击能反映出社会舆论对于控烟的意识在提高,但也并不应该是终点。


如果只指望这一批年轻明星人人自制力超强做出表率,甚至有时不惜用侵犯个人隐私的方式来突击检查,靠着大家对失格行为的谩骂来促进控烟,显然也并不现实。


既然大众传媒的明星效应难以避免,那其实需要被关注的层面还有很多。


比如2016年世卫组织在《无烟电影》报告中建议的政策措施,就很值得我们反思。这些举措包括:


对带有烟草影像的电影进行年龄分级,以减少青少年对电影中烟草影像的整体接触;


加强对电影中输送烟草利益的、展示烟草品牌的监管;


要求所有放映渠道(影院、电视、网络等等)在放映含有烟草影像的电影之前,插播强有力的禁烟广告,等等。


尽管今天这件事因为王源的名气演变成了粉黑大战,但它或许也可以成为一个增进社会共识的契机——这么重要且漫长的议题,除了靠狗仔队监督明星的私生活,制度性的支持更加不可或缺。




· END ·


·一 周 热 点 回 顾 ·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

就告诉大家你“在看”吧◢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明星吸烟垮掉简史